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九宫山的文学

日期:2013年8月8日 11:12

前记:人间三月天,树正绿,花正红,我们正少年……

    呆在咸宁有几年的时间了,关于九宫山的故事听了不少,但却还未真正身临其境去感受过,清明节前几天,和两个好友相约着放假时一起去九宫山欣赏一下那里的云雾奇景!

九宫者,风水学中的九宫格,即洛书图也,有:乾宫、坎宫、艮宫、震宫、中宫、巽宫、离宫、坤宫、兑宫。何谓九宫山,游览之前,百度了一下九宫山山名之来由,众说纷纭。
  一曰名人说。最早见于北宋《太平御览》:“晋安王兄弟九人建九宫于此,故名。”是说,南陈晋安王陈伯恭迫于被隋灭掉的危险,率兄弟九人来此建了九座行宫以逃避战乱。明万历九年《湖广通志》也说:“晋安王兄弟九人建九宫于此山,遂以山名”;
  二曰地理说。见《辞海》的说法,是“山峦九重,故名九宫”。《舆地记胜》说“其山自下而上高峰九层”,“山应长沙、九江、庐山九十九峰之数”;
  三曰神话说《九宫山志》载:“曾有九龙降于此”,依托神话传说而取名九宫;
  四曰宗教说。《舆地记胜》载:“唐代伏虎禅师设道场于此……有九宫崇奉九真,以应九宫之名。”
  一座普通的山之名称竟有四说之多,翻翻九宫山的历史,也颇有些让人扑朔迷离。
    就这样带着一堆坐了将近3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,因为好友大凤曾经来过,跟着她的步伐,听着她的讲解,欢快的用相机迅速的定格着那些美景。
     第一站便是云中湖。许是因天气的缘故,我们没有看到白云缠绕,倒是湖面上笼罩着有一层淡淡的雾气,让一切都显得那么朦胧飘渺,龙珠山庄、瑞庆宫等古建筑若隐若现,一时有让人分不清今夕是何年的错觉。在这里认识了两个朋友熊智和卢雅强。都是为了欣赏九宫山的奇观而来的5个年轻人,许是目标一样,许是年龄相仿,总之相识相熟的特别容易,然后就一起浩浩荡荡的朝着第二站铜鼓包出发了。

    不知道是不是九宫山为了给我们留下不一样的印象,特意让我们一天之内感受到两种极端的天气,望着前方一望无垠的白茫茫的雾海,我们几个人说笑着、打闹着,而前面的烟雾在清风的挑逗下也演绎着一个个精彩的故事,时而变换成小山似的发髻,时而又飘下一条长长的丝带,忽然来了一位七仙女,手舞绫绸,娇羞欲语,另一端的董永正欲上前,却被天兵天将强行拉开,渐渐消失在雾海。烟雾和群山像一对亲密的情人,多情的烟雾轻吻着群山,巍峨的群山依恋着烟雾,浓浓的灰黑色的烟雾又像糖衣炮弹,用自己无边无际的缥缈的轻纱,将群山无情地淹没,修着黑色脊梁的群山,昂首挺胸,瞬间又露出自己雄浑的臂膀!
    可看着渐渐黑沉的天空,经历了多次一山放过一山拦的失望之后,我们都开始犹豫了,不知道是不是还要继续前进,万一下起倾盆大雨呢?又或者我们在天黑之前无法赶回山下的旅馆呢?……然后五个人互相安慰、互相鼓励,最终还是一致决定要到铜鼓包看到大风车。雾气依然在缠绕着、挑逗着我们,衣服都湿了,刘海也都一缕一缕的搭在额头上,我们说着各种不相干的话题,讲着各种莫名其妙的冷笑话,只为减少心中那份未知的恐惧。

    终于听到风车的呼呼声了,越来越近,越来越响,脚步越来越快、越来越急,我们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、越来越高昂。终于目的地到了,一路上的担忧,一路上的鼓励,此时都化作了云烟与高山融为了一体。看着他们一个个忍不住的大声呼喊,我也大声笑了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而笑,好像此时除了喊和笑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
    高大的风力发电装置在烟雾的笼罩下,显得那么神秘而又高大,人站在它的脚下,就像一只蚂蚁,随时都有被吹跑的可能。清风携带着微雨向我们飘来,明明冷的瑟瑟发抖,却都愿意张开双臂迎接它的洗礼。此时我感觉到有点耳鸣,大口呼吸时,心口处会隐隐作痛,但站在路边的栏杆向下俯视时,忘记了一切,只看到眼前飘渺的山,高高低低,凸凸凹凹,仿佛此时的自己与大自然已融为一体了。刚好构成一幅唯美的山水画。不知为何却突然想起了“山高必自卑” 这句话,许是杜甫的那种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情怀不是我等小人物能够体会到的吧。是啊,大自然造物,人类又岂能违背客观自然规律呢!

    当你被大自然的景观征服时得到的不是满足而是更多的欲望,所以我们又从铜鼓包上沿着人们挖掘的青石块的阶梯向下走去,只为了能见识到第三站奇观——一线天。我们走了约一百米处,就见到了两块巨石,相对凝望,中间相隔不过数十米,却被一个深深的天堑隔开,仿佛一对情侣,近在咫尺,却永远只能相互凝望!窄小的石阶就像一条垂直的线段从两块巨石中间落下,站在石阶上,仰望它们,仿佛他们在互诉衷肠,远处是又一片世外的天空!这就是险峻的“一线天”!本想往下走,但奈何石阶上都是青苔,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就在上面站着拍了一些照片,留下了一段念想。

    突然发现微风夹杂着细雨变成了一朵一朵雨滴向我们打来,于是赶紧往回走,在一个小凉亭上,我们彼此做了详细的介绍,一下子从旅伴变成了朋友,似乎人与人交往,有时就这么简单。当我们决定下山时,清凉的山风早已吹得我们全身凉初透,于是秉着不走回头路的想法,我们选择了一条小路,其实就是由石头铺成的台阶,一级一级,轻缓均匀的分布在山林里面,蜿蜒曲折的指引着我们回去的方向。大家都在讨论着这路是怎么铺成的,得耗费多少人工物力啊?我笑道这样看来我们的门票并不算贵了……

    果真是下山容易上山难,我们就在不知不觉中见到了青砖白墙,又是一阵欢呼声,山中景色固然好,但我们人类注定了是群居动物,人间烟火能够让我们瞬间有一种安全感和回归感,想到这里不由得佩服起陶潜、林和靖等隐士了,那种寂静、孤独不是人人都可以忍受的。

回到云中湖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钟了,几个人进了一家高山野菜馆,点了几道九宫山的特色菜,虽然有点小贵,但大家都吃得很满足,不知是饿了还是菜真的很美味?

    晚上约着一起打扑克,平时很少打牌的我反倒是兴致最高的一个,也许是被九宫山的景观震撼了,也许是被自己今天的勇敢打动了,反正没有丝毫的困意,两个同伴早已熟睡,我们打牌的吵闹声似乎对她们没有丝毫的影响,时间差不多了,我也准备休息了。临睡前特意拉开窗帘,把手伸出窗外,还在下雨,心中有一丝丝的担忧,希望明天的行程不会因为天气而耽搁才好。

    果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,当我们吃完早餐准备出发时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。无处不在的烟雾比之昨天更加苍狂,我们要很吃力才能看清前方的景色了。不过把自己想象成居住在九重天之上的神仙,倒也别有一番韵味。生活就是需要这样的自我安慰吧,也许不会事事如意,但我们可以尽力让自己带着轻松的心情上路,那样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。

    今天的目的地是陶姚仙洞,据说唐朝的李世民发起玄武门之变,杀了同胞兄弟李元吉,当了皇帝,就是唐太宗。李元吉的陶妃和姚妃死里逃生,历经磨难六个多月,南逃至九宫山,后来陶妃生下李元吉的遗腹子阿宝,并将他寄养在一山民家,便与姚妃一起到九宫山上这个石洞里安身修道了。二妃相依为命,面壁青灯冷崖。十八年后,阿宝在山下长大成人,二妃将身世告诉他,然后走到喷水崖前,双双跳下万丈深渊。陶姚二妃,不知你们是先成仙,还是先得道,不然,单凭你俩的金莲小脚和纤纤弱体,是何以能逃出李世民铁骑铁桶般的包围圈的,即便侥幸逃脱,又是如何翻越山势险峻,气候恶劣的太行山和秦岭的,享受惯了锦衣玉食的二妃,是如何风餐露宿从长安爬上海拔1400多米的九宫山的,到了风景秀丽的九宫山,为何莫名其妙的双双跳崖自杀?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经不起推敲。但我愿意去相信这个故事,这个似乎关乎着伟大的爱情和亲情的故事。所以在山洞里面我有作揖上香,其实心里什么都没求,单纯的只为了陶姚二妃的故事而已。

    一程旅途,无论我们怎样对它眷念不舍,它都终将会结束,留下一路的欢歌和笑语,让我们回味,也让我们学会要努力的朝前走,只为了能去看到更多亮丽的风景,然后在清浅的时光中浅笑嫣然。所以在欣赏了几个景点之后我们决定离开九宫山了,一座山的神秘和伟大又岂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理解和看清的呢?而且留下一些念想和遗憾不是更加能够牵引人的记忆吗?之前计划中的云中湖边看落日,铜鼓包上看日出……都没有实现,但认识的两位朋友也不在我们的计划当中啊,这便是旅途中的风景吧。也许我们不会再见,但五个人一起在九宫山上留下的足迹将是永恒的回忆。


 

所属类别: 名人古迹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九宫山门票:77元/人(旺季)

九宫山门票:62元/人(淡季)

石龙峡:55元/人

周家大屋:20元/人

十八潭:30元/人

无量寿禅寺:20元/人

瑞庆宫:10元/人

金鸡谷:32元/人

闯王陵:20元/人

 

大门票+索道+石龙峡三联票:239元/人